当前位置:主页 > 365体育直播平台 > 正文

吕国英:“丝路矗魂”张录成

时间:2019-07-03 18:28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shuai

核心提示

遇见张录成是缘份,品读张录成是乐事。张录成一如西域文化雕造的范例,深沉、坚毅、悲怆而又超然、执著、热烈...

  张录成,著名大写意画家,原新疆军区专业创作员,北京大学特聘研究员、书画研究室副主任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 

  张录成生于古丝路酒泉,痴迷西域绘画,敬畏大漠、胡杨,追梦乾马、坤牛、驼魂,写就传奇般艺术人生。探索实践全新的笔墨语言、绘画思想与审美观念,形成风格独特的展现西域文化——丝路文明的笔踪墨迹、视觉图式与美学符号,备受艺术高端与学界名家瞩目。 

  张录成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展、联展,出版画集多部,百余作品被重要美术机构、高端藏家收藏。 

  遇见张录成是缘份,品读张录成是乐事。

  张录成一如西域文化雕造的范例,深沉、坚毅、悲怆而又超然、执著、热烈。

  张录成谈西域文化、丝路文明;谈东西方艺术、历史名作、中西艺术巨擘;谈传统艺术之困惑、中国绘画之创新;更谈其西域绘画、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生及艺术经历……

  古杨华章 张录成 作 

  一 

  谈艺术,不能不说审美。

  在人们的审美视野中,首先穷尽了东方艺术,后又穷尽了西方艺术,再又穷尽了中西结合之艺术。

  于是,人们在期待中寻找新的艺术形式……

  人们诘问——中国传统笔墨经过近代百年的洗炼、改造,能否创新、又何以创新?

  人们迷茫——中国传统绘画、尤其是文人绘画,历经上千年根深蒂固的绘画思想与审美观念,还要“统治”今人到何时,这种现状能否突破又如何突破?

  人们疑惑——东方艺术的至高境界——“似与不似”,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境界、又该是个怎样的境界、最终又能否真正进入或表达出这样境界?

  人们反思——何为艺术大美,又何以终极表达?

  人们困惑——“笔墨当随时代”的根本内涵,当今时代何以笔墨、又能否随之时代、展示时代、引导时代?

  ……

  正是在这个时候,画家张录成高擎着他的丝路风物大写意,气宇轩昂地出现在中国画坛。

  大漠精灵 张录成 作 

  二 

  张录成在西域大草原工作、生活近20载,醉享西域文化,敬畏古丝路文明。

  大漠的孤寂与雄浑,胡杨的傲然与顽强,骆驼的悲怆与不屈,牛马的通灵与奔放,如同特别基因一样,伴随着张录成特殊的人生与艺术经历,弥漫与流淌于其血液、骨髓乃至思想与情感之中。

  对于古丝路文明,张录成以探险者的步履、寻宝者的眼光、慧浴者的悟性,开掘、博取、吸吮,让其由一个古丝路文化的痴迷者,成为古丝路文化的学者和研究家。

  对于西域绘画,张录成则以朝圣者的虔诚、殉道者的超然、禅宗般的执著,求索、创新、突破,使其从一个梦想画“飞天”的少年,成为西域绘画的大家和领军人物。

  张录成是画家,也是奇人;是奇人画家,也是画家奇人。

  当人们“遭遇”张录成的西域绘画时,面前赫然出现了不同寻常的笔墨语言、视觉图式和气韵精神……

  张录成坦言,他就是试图用其西域绘画,回答人们的反思、疑惑与迷茫,也回答人们的诘问与困惑。

  天马图(局部) 张录成 作 

  三 

  一双双诧异、审视的目光开始投向张录成和他的绘画,人们首先听到了来自业界名家的惊叹与评说:

  ——张录成绘画提炼西域文化中独有的元素符号,尽展苍凉、悲怆、雄浑、博大、壮阔、辽远、孤寂、朴真、崇高、坚忍、执著、犷放、恣肆、刚烈、傲然之美,而这种美正是生命之美、人性之美,也是天地之大美。

  ——张录成绘画用时代审美之笔墨,将西域文化中的中土文化、中亚文化、儒家文化、释家文化、伊斯兰文化、波斯文化等多元文化,构成集大成式的西域意象与语言,既有深厚的人民性,又有浓郁的民族性,也有鲜明的时代性,还有开放、融合的世界性。